有深度的财经

林左鸣:构筑长空“诺亚方舟”——通航应急救援

第十三届珠海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受疫情影响,延期了一年,终于在2021年9月28日盛大开幕。在这一年,细心的人会发现,与航空有关的媒体报道中,“通航”的话题占据了榜首!

在7月份举办的2021湖南(国际)通用航空产业博览会上,中科招商航空推出了的“四位一体”全产业链“生态通航”项目,引起广泛关注。此次珠海航展,他们携旗下“通航飞机、燃机动力”两大版块参展,所开发的系列产品,锁定了应急救援需求,针对各类自然灾害的应急救援,研究开发了通信中继“飞发展通航应急救援、通航物流、航空运动等通航飞机,注重依托国内外供应链体系,并建立完整的产业合作关系”的目标和思想。中科招商航空如此强调发展“通航应急救援”,无疑是把这个领域作为首选市场,带着这个问题,我们采访了多年来一直积极呼吁发展通航产业的航空产业专家林左鸣。

林左鸣,中国航空学会理事长。曾任中航工业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管理学博士,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连续多年入选《财富》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排行榜。2013年获得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奖,2015年入围CCTV中国十大经济年度人物奖。

大众一般误解通航应急救援和航空应急救援的概念,对于航空应急救援的定义,中国航空学会理事长林左鸣发表了见解。

通用航空的概念、特点和优势

通航是“通用航空”的简称,其飞机种类包括:起降滑跑距离较短的小型固定翼飞机、直升飞机和近期大量出现、应用的各类无人机都是通用飞机。当然也有些大型的特种用途飞机,比如“‘鲲龙’AG600”水陆两用飞机。覆盖的服务范围有:大众化广泛高密度低空短途交通运输、工业运营、农业作业、国防教育、人工气候调节、工程作业、救援作业、旅游观光、勘探作业、航空科研、探险活动和非固定航班的通勤运输等等。

通用航空分“高空小型喷气机”体系和“低空活塞螺旋桨机”体系,“低空体系”绝大多数飞行高度不超过3000米,由于飞得比较低和慢,在指定的低空空域内飞行,空域管理可以采用“目视飞行航图”与“目视飞行规则”叠加,一般在航图区域范围内无需按固定的航线和航路飞行。这也正是为什么大部分通航飞机,可以用来作为应急救援装备的原因,因为在低空通航空域内,其可达性最高,比车辆和船舶的可达性都要高。如果对低空空域的管理,像管民航的航线航路那样管,那就谈不上通航救援了。

当然谈到应急救援,军用航空也可以做,像“汶川大地震”的时候,军队就出动了直升飞机参加救援。不过对于日常的救援活动,则需要一个常备的民用通航救援体系,是范围更广的救援概念,比如“武汉疫情”时期,民航飞机和军用运输机都紧急运输人员和物资赶赴疫区。因此,航空救援包括了“高空远程救援”体系和“低空通航短途广泛捷达”救援体系。两者主要的区别在于低空通航的广泛可达性和易行捷达作业性更强

通用飞行器作为应急救援的好处,第一是可达性好;第二是速度快;第三是作业灵活。通航飞机在出现灾情时,一般都能够胜任“跨越障碍”、“远距离奔袭”的任务。

最适合的通航飞行器就是直升机,今后可能还有eVTOL,它们的特点是任何一块平地都可以起降、不需要专门的起飞、降落的机场跑道、保障设备,还可以临空悬停,方便低空投送,所以它们是最好的通航救援飞机。

其次就是小型的固定翼通用飞机,所要的机场跑道很短,因为飞行速度比较慢,低空飞行,可以做地面灾情观察、向地面人员投送重要、少量而急需的救援物资,比如说急救包、药品等物资,都可以快速的空投。

所以通用飞机做救援装备是最佳的选择,是做应急救援最有效的一种装备。

亟待补位的“通航应急救援”

目前我国在实施应急救援的过程中,最缺乏的、最表现出软肋的能力,就是通用飞行器作为应急救援装备太少,甚至可以说,目前我国基本未形成这样的能力。

今年在甘肃举办“马拉松百公里越野健康跑”比赛期间,遭遇突发恶劣天气,造成21名参赛选手死亡,8人受伤。其实只需电话报警,应急救援的直升机就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实施最简单的应急救援措施“空降御寒的棉衣、食物和水”,既不会出现失温冻死的重大事件,也完全可以解决由于地形复杂、陆地交通不便的救援问题。

1999年发生在山东烟台“11·24”的海难,这是一场最终导致280人遇难或失踪,仅生还22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9000万元的悲惨事故。“大舜”号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的泰坦尼克”。据了解,当时遇难船只的颠覆位置,距离海岸只有1.7海里(约3148米)。当时如果能有直升机前往救援,结果也许不会那么惨烈。

(应急救援体系系统图:洪涝灾害、水上救援等)

(中科招商航空湖南祥龙飞机有限公司提供)

中国的海岸线比美国还长,中国岛屿多、海域宽广、在海上有大量海域管理、海产品养殖、海上运输等经济活动,一旦遇到灾难事件,最有效的就是通用飞机救援。比如直升机或者VTOL(垂直起降飞机)、我国开发研制的“鲲龙AG600”水上飞机,都是海上救援最好的装备。海上的灾害事故“通航应急救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我国复杂的地理环境更需要通航救援体系

我国的地理环境比北美、西欧要复杂的多,他们是一马平川,地形比较简单,因此交通比较方便,突发自然灾害后产生交通堵塞的情况也不多。

而中国的地理是三级台阶,第一级是靠东北方向的平原,第二级是黄土高原,第三级是青藏高原,很多地方还有复杂的山脉、丘陵。在这种地形下,比如高速公路上发生重大事故,基本上就被阻断、形成堵塞,因而导致陆地救援受阻或被迫延误。以日本为例,他们的交通事故死亡率只有0.77%,而中国则高达6.2%;中国的事故致死人数在全世界也是前三位的,比起日本来说多了25倍之多。

通航医疗救护,会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开辟生命通道,它是现代医疗体系重要的组成部分。空中救援的运营成本虽是地面救护车的8倍,但响应覆盖范围是后者的17倍。

在德国,因公路交通事故实施的直升机救援每年达6万多次,相当于挽救了5000人的生命。而且因为抢救及时,减少住院时间约55000天。在美国,航空救援应急响应时间约为20分钟,2019年飞行70万小时,救助患者超过50万人次。而在我国,一年仅能救1085人次。

除了交通事故,对于心肌梗死、脑出血等急危重症患者的救治,时间就是生命。据统计,全国心脑血管病患者超过2亿人,发展空中救援的意义不言而喻,空中救援也是目前我国生命通道的关键短板。

(应急救援体系系统图:火灾、地质灾害、公共应急等)

(中科招商航空湖南祥龙飞机有限公司提供)

另外就高楼起火而言,有些消防车是爱莫能及的,国内第一高的消防云梯车目前101米,在国内高层救火可以到35层。事实上,一般的消防车能升到25米左右,消防枪能打到60米长左右,那么水能达到85米高,一层普通楼层的高度为3.4m,则消防队救火最高能到85÷3.4=25层左右。像这种情况,其实是需要无人机或者直升机来进行救援消防作业的。

(“湖南翔龙飞机有限公司”制造的小型固定翼巡逻灭火机,具有飞行速度快、成本低、装有远程红外线吊舱、识别火点等特点。)

森林火灾的消防救援也是个刚需。中国森林覆盖率达22.96%,森林面积2.2亿公顷。森林最容易自然形成火灾。仅四川凉山就发生至少6场火灾,其中2019年的那场大火,27名森林消防队员和3名干部群众遇难。过去,我国大部分森林灭火是以人海战术为主,因为树木油脂高、容易着火,而且山里面的风容易打圈转变,救援的人员很容易被火海包围吞没,跑都跑不掉。最有效的就是使用通用飞机,直接往着火燃烧点投灭火弹,或者使用像“鲲龙”AG600这样的飞机,直接蓄上水前往灭火。

河南郑州发生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不仅出现了严重的水灾,同时也让各大互联网通讯运营商的基站陷入瘫痪,中国“翼龙2”无人机前往救援,仅仅30分钟就恢复了灾区网络。这才是真正的抢险神器,对此西方国家不由竖起大拇指,就连美日等科技强国也感慨,中国这次领先太多了。

中科招商航空旗下的“湖南翔龙飞机有限公司”制造的“通讯中继机”飞机也称可以称得上是“网络联通神器”,适用于卫星通讯、应急370通讯、数据链路通信和电信、移动、联通信号恢复等功能。通讯飞机总起飞重量600公斤、有效载荷220公斤、航程800公里、飞行时间13小时或24小时、飞行升限6500米,每架飞机覆盖面积为1200平方公里,可恢复10000万人的手机通讯。

通信在应急救援和指挥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就像指挥官的研究,有了准确实时的通讯才能使得应急救援准确定位、合理调配资源、减少损失。

通航应急救援的差距

有经济学专家预测,截止到2023年美国的GDP将达24.9万亿美元,中国GDP总量将达到19.5万亿美元,届时,GDP总量将达到美国的近80%,从GDP来说仅次于美国。可是,“通航应急救援装备”的配备,如果说他们拥有1万架直升机做救援,我们现在可能连100架都没有。美国1万架直升机覆盖的人口只有3亿多,我们100架覆盖了14亿人口。

中国城镇化率从1949年的10.64%达到2020年的63.89%左右,增长的速度是惊人的, 但是我国在应急救援使用航空装备的配备上,是全世界最落后的国家之一。

美国于1956年就颁发了《全国搜索救援计划》。1986年前苏联发生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1989年前苏联政府成立了“国家紧急事务委员会”并被移交到俄罗斯政府部门成立“俄联邦民防、应急和减灾部”。

救援装备就是“以防万一”的装备,如同我国交通不可缺的高铁、高速公路一样,是值得我们国家大力投入、购置通航应急救援装备和设施,并达到全覆盖的程度。

不遗余力的建立通航机场和直升飞机起降点

要发展通航救援体系,首先面临的核心问题是我们的基础设施不够,我们的通航机场和直升机起降点太少,而“美国拥有超过20000个机场、直升机起降场、水上飞机基地以及其他一些着陆设施”。仅这一点,跟美国相比就有着天壤之别。

“在美国,通用航空机场形成了一张巨大的航空运输网络,为社会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2009年,通用航空运输给美国创造了388亿美元的经济产出,如果把航空制造业和旅游业考虑进去,通用航空运输共创造了765亿美元的经济效益。2014机场年收入预计250亿美元,考虑折旧和运行费用后这些机场2014年盈利为23亿美元。”

因此,建议国家不遗余力的建立通航机场和直升飞机起降点。最基本的每个县建一个通航机场,还要根据其区域的位置措配,布几十个、上百个直升机起降点。比起建高铁和高速公路的投资,可能就是一个零头,而这个投资将会带动经济发展,其意义不仅重大,而且是一劳永逸。

其次,建议国家加强:科学空域管理健全——3千米以下低空通航空域的管理改革。我国有一位既能制造通用飞机、又能亲自飞行的通航“极客”呼吁“每个县都要绘制‘低空目视飞行航图’和‘制定目视飞行规则’”。由国家统一法规,由各地区的的低空空域管理部门执行,像交警一样,由空警管理起来。当然,我们不能照抄美国的套路,美国有美国的管法,中国要有中国特色的管法。总而言之,我们要比美国更有效率,能更好的利用低空空域这才是我们所要的追求。

其实,通航的低空空域管理可以说比公路系统交通管理还简单。只要“制定低空目视飞行航图确立相应目视飞行规则”即可。通航飞机可以按“目视飞行航图”和“目视飞行规则”合规合理在可行的空域飞行,可以遵规按矩从这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比公路上开汽车自由度更大,遇到相向而行的通航飞机,可以左右按图规错开,也可以高低按图规错开。所以通航管理理论上来说比陆路交通交警在管地面的管理简单许多。

第三,各个地方政府要像建设消防站、高速公路服务站一样, 配备和购买直升机或其他小型救援通用飞机。也可以商业化运作。制定法规,全社会齐心协力,把消防、救援、快递、物流通用飞机装备体系发展培养起来。可以说,按现在地方政府的财力,发展上述通用航空体系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确实有困难的贫困地区,增加一块财政转移支付的投入,确保建设通航救援力量,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还要大力发展群众性的通航事业,只要民用通航飞机多了,一旦发生大的紧急事件就可以征集民用飞机参与救援。始终保持着一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的空中救援力量”。实现我们需要的国家的整个救援体系的建立和发展。

空中救援是抢时间、救生命

“通用应急救援”不仅是维护我们国家国民的生命安全,也是我们国家未来经济发展重要的方向。

相信我国的航空发展只要敢于改革,抓住机遇,加快发展,迎上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大潮流,鼓励全民参与,我国通航产业一定会更有生命力,可以为人类的进步和福祉作出新的贡献,也一定能把我国建设成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航空强国。

纵观人类的发展历史,必然要经历三个重要的阶段:奔驰在广袤的原野、遨游于无垠的海洋、飞翔上深邃的蓝天。因此,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必然要努力成为装在轮子上的国家、成为扬起风帆的国家、成为插上翅膀的国家。这是我们这一代中国人的伟大历史使命。这份使命,让我们从“打造长空之’诺亚方舟’通航应急救援”开始!

文/图:雷建明 

责任编辑:白军帅

财经新报网 Copyright ©  媒体合作:lsrsyx@gmail.com
sitemap